中新網4月28日電 最新一期《學習時報》刊發了署名趙可金的文章《奧巴馬亞洲之行的戰略意圖》。文章指出,奧巴馬此訪最核心的目的是推動“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TPP)的簽訂。此外,美國已經沒有太多資源為亞太國家提供“安全保障”和“公共福利”,因此亞太戰略的藍圖對於奧巴馬而言還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有心無力”的亞洲戰略
  文章稱,在奧巴馬第一任期掌控亞洲戰略的是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在她的率領下,備受各方關註的“亞洲再平衡戰略”出台,頻繁軍演、穿梭外交、高調表態,成功控制住了韓日等盟友的離心傾向,也加強了與緬甸、越南、印尼等新伙伴的聯繫。通過實施亞洲再平衡戰略,美國掌控了亞太地區的主動權,亞太格局向著有利於美國的方向偏擺。
  然而,自希拉里離開國務院之後,美國國務院在國務卿克裡的主導下將註意力回歸中東,受敘利亞局勢、伊朗局勢和烏克蘭局勢的影響,國務院更關註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影響力,限制了對亞太戰略的投入。尤其是受2013年9月美國政府停擺的影響,奧巴馬甚至直接放棄了赴巴釐島參加APEC峰會以及在文萊舉行的美國—東盟峰會及東亞峰會,讓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國際影響力大打折扣,很多國家也不禁懷疑美國的亞洲戰略是真是假,美國是否真心要實施亞洲再平衡戰略。
  對奧巴馬來說,儘管他口口聲聲說自己與亞太地區有著天然的不解之緣,但其本人的註意力並不在亞太,而是在美國本土。對於希拉里設計的亞洲戰略藍圖,他雖有心支持,卻無力實施。在美國國內,奧巴馬面臨著共和黨人的強大壓力,在預算問題上受制於政治極化的格局。迫於債務和就業壓力,奧巴馬不得不啟動了削減國防預算和外交預算,在全球範圍內實施戰略收縮。即便在亞太地區增加了軍事資源、外交資源和人力資源配置,但像希拉里那樣全面掌控亞太,恐怕還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文章稱,奧巴馬在多個場合明確表示,在美國沒有面臨直接威脅的情況下,所有的問題最好通過多邊框架解決,相關行動的成本決不能僅僅由美國承擔。奧巴馬的意思很清楚,即便亞太地區對美國極其重要,在美國沒有遭受直接打擊之前,亞太的事情最好由亞太國家集體解決,亞太各國應該投入更多的資源為美國分憂,不要期待美國會投入更多資源。
  從這一角度來說,奧巴馬的第五次亞洲之行並非像一些智庫專家所說的那樣意在修補“亞洲再平衡戰略”,而是更多調動其他國家的資源,服務於美國主導亞太的秩序。美國已經沒有太多資源為亞太國家提供“安全保障”和“公共福利”,那些期待美國撐腰壯膽的國家最好學會自力更生。換言之,奧巴馬會講一些好聽的話,但能否真正兌現承諾,還要來日觀察。
  核心是TPP
  文章稱,奧巴馬此次亞洲之行最核心的任務是推動“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TPP)。奧巴馬在第二任期伊始,就把振興美國經濟和重塑美國製造業作為自己最大的執政使命。出於服務美國經濟振興的需要,奧巴馬推動了TPP和TTIP,這是美國意圖在全球化進程中搶占規則制定權和規則主導權的戰略高地,重新確立有利於美國的新經濟體系的舉動。這是美國的長期戰略,絕不是一時之需。
  要想建立這一新經濟體系,其難度是可想而知的。迄今為止,美國與所有12個國家的談判進展緩慢,加之美國國會拒絕授予奧巴馬政府簽署對外貿易協定的“快速通道”權限,使得TPP前景黯淡,有關各方都在觀望。同時,面對中國經濟的強勢發展,中國與東盟自貿區面臨轉型升級的機遇,中國著力推動的RCEP也在如火如荼地進行,前不久中國領導人又提出了亞太自貿區(FTAAP)的倡議,這一切都對美國締造其主導的新亞太經濟體系形成嚴峻挑戰。如何為TPP註入新的動力,是奧巴馬夢寐以求的事情,也是此次亞洲之行的核心。
  文章稱,在美國的新經濟體系計劃中,日本居於十分重要的地位,美國希望用美日同盟來迫使日本在TPP上充當先鋒和表率。出於複雜的政治經濟考慮,日本安倍政府在2013年1月宣佈加入美國主導的TPP談判,對奧巴馬來說無疑是一個重大的利好消息。作為世界第三大經濟體,日本力挺奧巴馬的TPP,不僅讓奧巴馬的TPP多了一個重要伙伴,更讓美國看到了在亞太地區建立新經濟體系的信心,一旦日本與美國在TPP談判上取得實質性進展,對於奧巴馬的亞洲戰略是一劑強心劑,它不僅有利於將美日同盟打造成21世紀更為緊密和牢固的戰略伙伴,而且對於推動其他國家的談判也具有決定性的影響。此次奧巴馬訪問亞洲四國,希望韓國、菲律賓和馬來西亞也能採取更加積極的配合行動,對年內在中國召開的APEC會議可能的亞太自貿區規則形成阻擊,這也是奧巴馬“一石兩鳥”的如意計劃。
  文章分析,奧巴馬的這一如意算盤面臨很大阻力。眾所周知,日本是一個一貫奉行保護國內市場政策的國家,在汽車、牛肉和其他農副產品上立場強硬,儘管有關研究機構對美日達成TPP協議可能會對增加近2000億美元的貿易增額,但要想讓安倍政府鬆口而開罪於國內選民,恐非易事。同時,安倍政府也有其自己的政治盤算,特別是企圖利用美國急於想和日本達成TPP的迫切心態,迫使奧巴馬政府在釣魚島、參拜靖國神社、解禁集體自衛權等安全與政治議題上讓步。在奧巴馬動身之際,日本媒體就爆出奧巴馬在釣魚島爭端上的表態,恐怕也是日本施加壓力的結果,奧巴馬會因為TPP在這些問題上妥協,但其表態能否得到堅定的執行以及能否持久,還有待於觀察。此外,奧巴馬也不會完全縱容安倍挑戰底線的行動,更不會因此而動搖中美關係的基礎,因為中美關係是更大一塊蛋糕。
  可見,儘管不排除美日可能會在首腦對話後拋出TPP達成協議的文件,但這一協議能夠實現到美國希望的水平,恐怕並不容易。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蘇珊·賴斯此前認為,談判工作可能需要持續數周甚至數月時間,表明美國人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華盛頓郵報》也略帶揶揄的口氣說,希望奧巴馬的亞洲之行不是“旅游之行”,而是“製造新聞之行”。
  中國要冷靜觀察
  文章表示,對美國而言,認為中國劃設東海防衛識別區是一種“挑戰”美國的舉動,讓美國在盟友那裡面子上過不去。為安撫盟友怨言,奧巴馬會說一些強硬的話,會在海洋爭端和領土爭端上擺一些高調,甚至台前幕後地會給這些國家一些許諾,甚至把這些解釋為“還中國以顏色”。然而,在洞悉了奧巴馬的真正意圖之後,中國要在奧巴馬亞洲之行問題上冷靜觀察。
  文章稱,為滿足安倍政府和菲律賓阿基諾政府的某些要求,奧巴馬會在公開表態上講一些對中國不那麼友好的話,比如承認日本對釣魚島的管轄權、反對任何一方單方面改變現狀等,但美國是否會付諸行動,在一些敏感和熱點爭端問題上採取實質性的協同行動,還有待於觀察。特別是美國承認是一回事,這些國家有無能力執行是另一回事。
  文章指出,無論美國願意還是不願意,中國已經日益成長為一支具有重大影響的全球戰略力量。且不論在烏克蘭、中東、中亞、非洲等地區和國際問題上,美國必須面對一個日益強大的中國,單就在亞太地區,美國必須學會尊重一個奮發有為的中國。在亞太地區,中國是一個天然的地緣政治經濟大國,美國要來逐鹿亞太,不僅撇開中國是不可能的,而且與中國對抗也是不符合美國國家利益的。美國要想在亞太建立一個沒有中國參與的新經濟體系,是辦不到的。即使達成了,沒有中國的參與也沒有什麼意義。
  因此,對於美國在海上放出的言論,中國需要認真聽,但不必過於在意。因為只要美國不登陸,對中國就算不上什麼實質性的挑戰。真正需要註意的是奧巴馬在登陸亞洲大陸時會說些什麼,會做些什麼。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中國需要真正高度重視的是奧巴馬到韓國的訪問和到馬來西亞的訪問。奧巴馬的亞洲行能否把美國的影響力在陸地上向前推進,是判斷美國亞洲戰略走向的關鍵。
  文章表示,誠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所言,一個國家要謀求自身發展,必須也讓別人發展;要謀求自身安全,必須也讓別人安全;要謀求自己過得好,必須也讓別人過得好。奧巴馬的亞洲之行為美國利益而奔波,我們完全可以理解,也表示尊重。但是,美國也需要逐步學會尊重中國,尊重中國領導人為中國利益而奔波。中美關係只要秉持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互利原則,就一定會構建起一種新型大國關係,這既是中美關係持久和平之幸,更是亞太共同繁榮之福。
(原標題:分析稱奧巴馬亞洲行核心為經濟 亞太掌控力不足)
創作者介紹

現代柚木傢俱

nw58nwge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