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在五年前初次結識紅辣椒,當時是因為在其他網站看到轉自紅辣椒的一篇時評,按圖索驥,2010年前後也算是很活躍的埋在了“辣椒里”。說到時評,自然編輯老師是一個無法繞開的話題。好的編輯與好的作者一定是惺惺相惜、互相欣賞的關係,編輯至始至終都會以自己的審美價值對他的作者產生影響,並潛移默化的參與作者獨特文風的塑造過程。
  不幸的是,我在之後的兩三年裡,幾乎從未與編輯老師有過任何交流,只知道我的大部分文章是經由黃海濤老師之手編輯發佈的。大約在2011年(具體記不太清了)於立生老師入主紅辣椒,打過兩次電話,對我的一篇參賽作品(雜文選刊杯全國雜文大賽)商討具體修改意見,之後零星有過幾次郵件往來。後來,於立生老師離開紅辣椒去尋找他的青蘋果,從此淹沒在茫茫人海之中,再無任何交集。從此,在“孩子不哭奶不疼”的編寫冷漠中,我對紅辣椒也慢慢的失去了最初的熱情,直到前幾天,“再回娘家”順手寫了兩個小文章,經由易木老師編輯,給我的卻是不小的感動。
  我是一個比較糊塗的人,也很懶惰,對於自己有感受的新聞事件一般會在一小時內寫完,幾乎從不修改,就“天下雨,娘嫁人”隨它自去。這自然是壞習慣,但也很不以為然。對我有所觸動,是因為最近的小文,經由易木老師改過,我那“大三段的行文格式”以前不覺得邋遢僵硬,一對比原文,才發現紅辣椒發佈出來的居然那麼清晰明快,層次分明。更有易木老師地斧正諸如:原文“妓女”改成“性工作者”實在是為我遮了醜,文章中居然出現“妓女”這個舊式稱呼,不僅讀起來彆扭,而且作者“人性溫度”的缺失與涉嫌身份歧視的無知都會留下笑柄,在此是要特別感謝的。
  所以說這些話,不怕誰“不憚以最壞的惡意揣測”有諛媚的嫌疑,完全是出於自己的內心,假如以後還有機會給紅辣椒寫稿,一定不會再犯如此低級貽笑大方的錯誤,這不僅是出於對編輯勞作的尊重,也是出於對“寫字的”自身的愛惜。
  結識紅網論壇要更晚一些。記得當時我的一篇文章經紅辣椒推薦參選“雜文選刊杯第三屆幽默雜文大賽”(紅辣椒是賽事的協辦方之一)有幸獲獎併入選《2010中國年度雜文》,但我自己是不知道的,一個叫酸菜泡飯的老師在論壇發帖請我“回家領米”,這才知道有這樣一個論壇。成為論壇的一份子是在2010年參加紅辣椒年度佳作評選,當時好像也是酸菜泡飯老師推薦了我的小文,並喜獲年度佳作獎,從此才在論壇註冊並偶爾發點小文章。也是好景不長,這個論壇當時除了無關痛癢的扯點閑話,實在沒有值得留戀的地方,所以我就去天涯流浪,不久結識天涯社區時評版首席版主何小手小伙伴,便安家於此,穩穩噹噹的與天涯過日子。後來小手離職,我去的也便也少了。
  前不久重返論壇,突然發現有種耳目一新的感覺,果然看到論壇已經今非昔比,很多“接地氣”的欄目諸如“編輯札記”“時評學院”“時評峰會”“敢問敢答”等板塊設置,不僅使編讀之間有了簡潔、通暢的溝通橋梁,而且我也看到各位版主的努力,司馬清老師的選題回覆,小編易木老師的不甘人後,艾倫是女生的梨花帶雨無不真誠而溫暖。這也讓我想起多年前有感於當時論壇“高端大氣上檔次”的“不明覺厲”曾經也提過建議,籲請版主是否考慮做個“同題作文”以“我與紅辣椒”或“我的時評觀”為題,請每年的佳作獲獎作者談談自己的看法或者說說自己的心得什麼的,這不僅可以增加論壇訪問量也可以增進紅辣椒寫手之間的溝通與交流。因為我是當年佳作獲獎者之一,為了避免“逞英雄”的嫌疑也沒有特別強調,後來無疾而終。
  這正是今天我想說點什麼的原因,重回論壇一切都是我曾經無比嚮往的樣子,編輯老師,版主先生,所做的努力有目共睹,夫復何求?有一點需要說明,現在大家看到的這個帖子實際上是我重寫的。第一次發佈的時候不小心沒成功給弄丟了,相信很多人都有類似的感受,重寫帖子和“重新做人”不同,卻有點象再婚,第一次的激情已經全部耗盡,所餘的除了一點氣急敗壞,第一次的生動已經不復存在了,畢竟我不是梅花,不懂得梅開二度的樂趣。假如不是深深的有感於紅辣椒的變化、論壇的變化、編輯老師的變化,我幾乎是沒有這個勇氣來挑戰自己的鬱悶的。
  我也不知道這個帖子發在哪個版面合適,我隨便找個地方,再備一份貼到相關板塊的下麵,雖以冒昧與淺陋示人,畢竟用過氣的時髦話說“我有一顆火熱的心”。
  好吧,雖然此前我們素昧平生,或者今後也不會擦肩,但不管是有促膝長談的緣分,還是只在虛擬的世界里,通過網絡感受彼此的溫暖,總是於生命的歷程中有一點值得回味的東西,紅辣椒,我曾經來過……
  文/貓之魚
  原帖地址:  (原標題:我與紅辣椒:相逢即是緣)
創作者介紹

現代柚木傢俱

nw58nwge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